xml地图|网站地图|网站标签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书法是国画的骨架
分类:书法

为什么说“善书者必善画,善画者必善书”?

  解放后,在长期担任中央美院院长和中国美协主席期间,吴作人先生更是以弘扬中国文化传统,传播西洋艺术精华为己任,特别是在油画创作上提倡中国油画学派,创作了《三门峡》等传世之作,他还不懈地为中国艺术教育事业和中华民族的美术事业发展殚精竭虑,并以中国知识分子特有的责任感和使命感教育和鼓舞一代又一代人为中国文化和人类文明的传承不息奋斗。

  一言以蔽之,书法是国画的有力支撑,“骨法用笔”是东方绘画的精髓。如无书法作骨架,国画就会缺钙,就会得“软骨症”。欲学国画,先学书法,或者书与画同时学习。这是由国画的特质决定的,不以时代的变迁而改变。中国画的发展,应该在借鉴吸收外来艺术的同时,更要坚守国画的优秀传统,而不是向“转基因”的方向发展。

硬笔书法作品欣赏

  大师黄宾虹说过:善书者必善画,善画者必先善书。研读著名画家吴作人先生的一通手札,深感黄宾虹大师所言精辟,著名画家吴作人先生正是善书的典范。其手札写道:

  “西风东渐”以来,中国画借鉴了一些西方绘画的元素,开始吸收西方绘画技巧,如焦点透视、敷色的方式、明暗光影的配置、人体解剖学的准确性等,把素描功夫运用到国画创作上来,走兼收并蓄的绘画之路。导致现在一些人认为,学习国画只要练习素描即可,以至于一些画家字不过关,笔无骨力,单薄脆软,拉出来的线条如柳条竹笋、水荇秋蓬,柔若无骨;还有一些国画全由块面组成,看不到一根完整的线条,使国画的表现力大大降低。这就抹杀了中国画的特点和东西方绘画的本质区别。国画用笔的核心是“写”,而西画用笔的关键是“描”;国画以线条为主,西画以面体为主;国画追求的是意,西画追求的是形;国画讲究散点透视,西画讲究焦点透视。国画艺术最关键的是线条,而线条之法则来源于书法用笔。

按语:书画同法,有志者可以同臻妙境。

  吴作人先生的中国画更是别具一格,他在中国画上的艺术成就与他对传统中国文化的热爱是分不开的。早在20世纪40年代,他先后赴陕甘青藏写生,临摹敦煌壁画;他选择了文人画为切入点,然后溯流而上,上溯盛唐雄浑之度,接魏晋风骨,追秦汉古风,直取千年本土文化之精华,创作了一大批中国画杰作,其中以《牧驼图》等为代表。晚年后的吴作人先生专攻国画,并取得了极高的艺术成就,这充分体现了画家对祖国传统艺术的衷爱。

  中国画用笔讲究书写性,点、线要力透纸背入木三分。纵观中国美术史,可以得出这样的结论:工画者多善书,古代的大画家也是书法家。近百年的画坛大家,也传承了以书入画的传统。潘天寿的书法功底使其绘画笔力千钧,张大千的魏碑行书使他的绘画线条如铁线银钩,陆俨少独创的“勾云法”来源于其行云流水般的书法……国画注重以线条为骨架来造型,通过不同的线条去捕捉物象的形体和动感,体现笔墨的韵律和节奏。常临帖的画家,其线条比较秀美;常写碑的画家,其线条比较拙厚;常临金文的画家,其线条比较雄浑。作为国画的造型手段,线条艺术蕴含着博大精深的文化内涵,具有独特的节奏感和韵律美。

清周星莲《临池管见》曰:“字画本自同工,字贵写,画亦贵写。以书法透人于画,而画无不妙;以画法参人于书,而书无不神。故曰:善书者必善画,善画者必善书。自来书画兼擅者,有若米襄阳,有若倪云林,有若赵松雪,有若沈石田,有若文衡山,有若董思白。其书其画类能运用一心,贯串道理,书中有画,画中有书。”

  先后奉得臂搁、拓片均精绝,颇有人爱,主席词片,可否烦神在空时为拓数片?若事忙即作罢,不敢作无恹(厌)求也。

  书法用笔是中国画造型的语言,离开了书法用笔,就很难言中国画。历史上,从宋开始,中国传统画学一直延续着书画一体的原则。古代、近代大师级的画家,如赵孟頫、徐渭、董其昌、石涛、郑燮、吴昌硕、黄宾虹等,书画诗文样样精通,把书法的技法、笔墨融入到自己的绘画中,是以书入画的倡导者和实践者。赵孟頫诗云:“石如飞白木如籀,写竹还应八法通。若也有人能会此,须知书画本来同。” 石涛诗云:“画法关通书法津,苍苍莽莽率天真。不然试问张颠老,能处何观舞剑人。” 郑燮诗云:“日日临池把墨研,何曾粉黛去争妍。要知画法通书法,兰竹如同草隶然。”以上三首诗作,是画家体验以书入画的写照。吴昌硕初学篆刻,后习书法,然后学习绘画,终于集诗、书、画、印于一身,融金石书画于一炉,用篆、隶、狂草笔意入画,以篆笔写梅兰、狂草作葡萄,朴拙、苍茫、老辣,笔力雄浑,力透纸背,气象万千,极具浑圆、雄强的力量感,被誉为 “文人画最后的高峰”。他曾言:“我平生得力之处在于能以作书之法作画。”

清朱和羹《临池心解》日:“古来善书者多善画,善画者多善书。、书与画殊途同归也。画石如飞白;画木如搐;画竹,干如篆,枝如草,叶如真,节如隶。来源:www.shufawu.com。郭熙棠棣之树,文与可之竹,温日观之葡萄,皆自草法中得来,此画与之书通者也。至于书体,如鸽头、虎爪、倒燕、堰波、龙凤、麟龟、鱼虫、云鸟、犬兔、科斗之属;又如锥画沙、印印泥、折钗股、屋漏痕、高峰坠石、百岁枯藤、惊蛇人草、龙跳虎卧、戏海游天、美女仙人、霞收月上诸喻,书之与画通者也。览韩退之《送高闲上人序》、李阳冰《上李大夫书》,则书画相通之理益信。”

  吴作人先生的书法既不是画家字,也非学者字,而是自成一家。吴先生的书法行草流畅、圆润厚重、内在含蓄、运笔灵动而又沉稳、刚健而又婀娜,是书者自然心境的流露。从给徐孝穆先生的这桢手札看,吴先生给徐先生写信就犹如在创作一幅完美的国画,布局精美、运笔独到、语言亲切、儒雅大方,看起来和读起来均有神采飞扬之感,足见吴先生的艺术修养、文化底蕴和书法造诣。吴先生对书法的倾心,在这桢信札中也有所表露:主席词片,可否烦神在空时为拓数片?毋庸置疑,毛泽东是当代书法大家,毛体字是中国书法的一座山峰。吴先生索要毛泽东主席词拓片是收藏还是用于研究,我们不得而知,但有一点可以肯定,作为画家的吴作人先生对毛泽东主席的书法是很感兴趣的。也许是书画同源、书画相通的缘故吧。

  (作者刘祥亮,为山东省文艺评论家协会会员)

本文由真钱在线游戏发布于书法,转载请注明出处:书法是国画的骨架

上一篇:书法可以看清一个人,难怪苏轼、黄庭坚、米芾书法能够留下来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